即是江湖 爱pia戏

 

《即是江湖》

 

【1.何以歌/Aki阿杰】(琴瑟之音过后,“咻”一声!入!!!)

(旁白缓慢,开混响)大渔:何为江湖?(轻笑)人,即是江湖;恩怨,即是江湖;如此多的过客,或一人浪迹天涯,或双双归隐,这首江湖的歌,如今还有谁在唱?


入梦的,带不走


Niko:小师妹~你放心!有师兄在一日,必护你一日!

轩月:(害羞)贫嘴~!难不成我还不能照顾好自己了?

Niko:(大笑)我当然相信你了,所以,你也要相信我啊!


此生藏风波,还以为相忘旧山河

你我往生客,谁才是痴狂者


大渔:(感叹)一梦江湖费五年,归来风物故依然。

卿卿:(温柔)是啊,即便再费上五年,与你,也愿意。


是跌碎尘埃的孤魂,在天涯永夜处容身

听谁唱世外光阴,洞中朝暮只一瞬


荒唐:(焦急)丫头!马儿性子烈!你快给我下来!听到没有!

梦靈:(调皮)哼~才不要呢!连你这烈性子都被我收归麾下,区区一匹烈马!能奈我何啊~?


啦啦啦啦啦………结束后直接入


白羽:(轻笑)不曾想,这天下间的大好河山,已尽在眼底。

狗爷:(自信)你若想,这天下,便都是你的。


临别前,重逢后

林泉渡水,白云载酒


柿子:(惊叹欣喜)喔~?!这把剑好生趁手!诶~赏个脸呗!咱们比试一场如何?

大隋:(瞧不起轻笑)行啊!输了就去五百里外买一坛桃花醉回来。

柿子:(拉长脸)啊————?!


清风过故城,又一次将横笛吹彻

而此刻,又何以为歌?


瑞希:(兴奋)你看!今年的桃花,比往年更盛!

卿卿:(平淡)人面不知何处去……

瑞希:(开心)桃花依旧笑春风~


是生死不羁的欢恨,问琴弦遥祝了几程

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


七月:(缓慢)一愿,人长健,花长好,月长圆。

二糖:(缓慢)二愿,亲无间,惜有缘,情更深。

葡萄:(缓慢)三愿,福如海,人如松,水长流。

 

戏腔一过,马上接!!!

(接词要快!!!!快!!!上一个CV读完最后两个字马上接!!!!!)

Niko:(调皮笑)你少小看我~小心哪天我越过你去~

大渔:(淡漠轻笑)随时恭候。

荒唐:(大笑)人不轻狂,枉少年啊~

白羽:(平静)这江湖中的志士仁人,魑魅魍魉可谓数不胜数。

轩月:(单纯笑)姐姐倒是看的透彻呢~

狗爷:(不屑)身在其中,自是透彻。

大隋:(妖娆)今年的气象,果真不凡。

梦靈:(古灵精怪)诶?这不是桃花醉吗?哈哈!

柿子:(惊吓)喂!那是我的酒!

七月:(温柔)不知,何时落雪呢?

二糖:(温柔)四季自会更替,不急。

卿卿:(温柔)仗剑天涯,执一人之手,如此足矣。

瑞希:(温柔)陌上花开,缓缓归矣。

葡萄:(调皮)江湖啊~(思考)嗯~嘿嘿,大家没变才是最好的!


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

(换BGM)


【2.太平醉卧·雪中悍刀行/吾恩】(音乐一响直接入!!!)

(旁白普通速度,开混响)大渔:人生自古多曲折,谁人能料明日事;惟有门前鉴湖水,春风不减旧时波。

(开混响,节奏一起马上入!)

Niko:(入魔,低吼)生,无以眷恋!死,反得其所!灭门之仇,我定当……百倍奉还!!!!!!!


洗象凌波,听潮雪落

握绿蚁轻酌


大渔:(怒吼)执念过深,终成魔障!这道理你不懂吗!

Niko:(怒斥)以德报怨!何以报德!你说啊!


百年恩怨,一朝堪破


白羽:(隐忍)唾手可得的天下,你端的起吗?

大隋:(怒)放肆!且先看清楚你在与谁说话!


谁敢挡我


荒唐:(怒吼)我没有你这般不仁不义的兄弟!给我滚!

狗爷:(诡笑)呵呵呵呵….兄弟?(怒)天大的笑话!


大雪龙骑奔腾,无人退缩

忘天狼闪烁


卿卿:(哭腔)呵…终归…刀戟加身,血溅白纱……

梦靈:(哭腔)是你!是你让我亲手杀了我最爱的人!


天外谪仙雨落,提雪中刀斩过


葡萄:(绝望苦笑)你看….呵,六月飞雪….

 


(戏腔一唱直接入)【京剧】将令一声震山川


轩月:(哭腔)师兄…你告诉我…身为医者,我该如何医好你的心…


洛阳城郭,被雨斑驳

爱恨皆落寞


柿子:(怒吼)今时今日!你还以为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吗!

瑞希:(恐慌)不…你在骗我….(撕心裂肺)何故要对我这般残忍!


胡笳城外,泪眼婆娑

白蟒吞天,尽折断仙人笔墨

我命由我


Niko:(魔化,低吼)再不闪开…这阴鬼地狱,便是你余生的归宿!

七月:(落寞)被你所杀…此生无憾…

大渔:(怒斥)你看看你的模样…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!

二糖:(怒)你我...从此!恩断义绝!!!


浩气冲云天,生死也切阔

十八宗师拒北城尽卧

天外谪仙雨落提雪中刀斩过

看波澜壮阔

(戏腔一唱直接入)【京剧】凉刀映满月披甲马上鞍

【京剧】寒衣裹热血将令震山川


白羽:(冷血)如若之前还存有一丝怜悯,那么现在,只有厌恶。

狗爷:(讥笑)呵,没想到你我的想法,居然这般如出一辙。

梦靈:(怒吼)卑鄙下作!厚颜无耻!

荒唐:(怒吼)我告诉过你的,死了,便什么都没了!!!

卿卿:(警告)我是否是那种贪名爱利之人,你比谁都清楚!

轩月:(哭腔)师兄…你不是说,会护着我一辈子的吗……

柿子:(不屑)怎么?曾屡屡战赢我,如今连剑都不敢提了?

大隋:(虚弱,吐血)呃……骗子…骗子!你为何学那阴诡之术!

瑞希:(怒吼)什么情爱!全是痴念妄想!!!

二糖:(冷漠)你要我死……我便死….这下…可满你心意?

葡萄:(苦笑)江湖之大,可有我的栖身之所……

七月:(哭腔)我什么都不要!我只要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!


叹人间快活

(换BGM)


【3.相随/宋天祥】(音乐一起直接入!!!循环此BGM)

【全员混响,进入内心OS!缓慢读~~~~~~】

 

大渔:(感慨、悲怆)天下熙攘皆为利往,庙堂蝇萤皆为名来;名利扬上风浪起,赢到头来却是输。倒不如,从一开始便躺在山坡,静观风卷云舒,倚楼听雨,淡看江湖之路,还来得万般从容。(叹气)我自视可观清正途、清扫邪念,为这天下间博一明公正道。可,这世间的黑白混淆、是非正邪,又岂是肉眼可作判断。曾几何时的凛然正气、平定魔乱,抱有为苍生安危为己任的大义之心,居然……会为此等琐事动摇……孰为人,孰为魔,谁又能分辨的清楚…….

 

卿卿:(笑中带泪)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方知情重。我曾说,即便再费上五年,与你,也愿意。(苦笑)可……你有做过半分回应吗….没有….什么都没有…….当初你所言,“归来风物故依然”。你可知,这便是我所期盼,最美好的未来。可在你的鸿鹄之志面前,我却微如尘埃、痴心空付。我没错….我没错….我没错!!!为你我可背恩弃义、逆取顺守!哪怕杀尽天下人!我也在所不惜!!!……只要你…将我放在心上….至死不渝。

 

白羽:(温柔平静)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你为何这般傻……为你,我可独闯这流离转徙的江湖,可独咽这天涯咫尺的委屈。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你若不伤,岁月无恙。师弟,我曾说,有我一日,必护你一日,哪怕残忆追旧年,人事已飞远,可这心依旧如磐,不可转也。灭门之仇、怨气满腹,乃至我终将饮恨而死也不愿连累你半分。(感叹)这世道,本就是个凶多吉少之地,唯有变强,才能护你一世周全…倘若一眠能解我心灵之苦与肉体之患,那么,此结局…也是可盼的……

 

Niko:(轻松语气)看那天地日月,恒静无言;青山长河,世代绵延;就像在我心中,你从未离去,也从未改变。于我而言,这未来明晰与否,晦暗与否,都不重要。从遇见你开始,凛冬散尽,星河长明…若你能快乐,倾尽一生又何妨?我一直相信,有一种相遇可以在灵魂里,有一种爱,可以深入骨髓,爱是那场想与你天涯海角永相随的梦。只要有你的地方,便是我的江湖,师姐……你在哪里,我便在哪里。如若来生再相见,哪怕流离百世,迷途千年,也甘愿……

 

轩月:(伤心)我目睹了一场荡魂摄魄的战役…目睹了一场颠沛流离的殉情…(苦笑)为爱而死…你可知,我也愿如此为你啊…偏偏为何,你让我心生这多番痴念…到头来,欲相守,难相忘,人各天涯愁断肠。师兄…你曾于我说,我有着悬壶济世的悲悯情怀和妙手回春的精湛医术,你视我为最大的骄傲…而我一直心系此番话,心存善念、济弱扶倾……可你告诉我,这枯骨生肉之术,医的了身…如何医的了心…师兄,你所言的你在一日必护我一日….又是…何意…

 

狗爷:(狠戾)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……(诡笑)什么叫身在地狱?呵呵呵呵….我就是地狱!!!(自信)生于乱世,必当一搅风云~不若,何以成王~要怪,就怪这江湖惊鸿一瞥!衍生出我等一手遮天!什么虚无道义、荒唐恩情,世态本是无情道,斩尽天下不收刀!而你、你们,无非就是我来日君临天下之时,可随意践踏的烂泥!杀一人为罪,杀万人成雄!屠得三百万,即为雄中雄!逆天,尚有例外;逆我!绝无生机!

 

大隋:(无情)爱易逝,恨亦长……虽说风华只是一指流沙,可任谁甘愿在归隐山林间弹奏一曲绝响。呵,我不愿……(叹息)曾几何时,我也贪恋过那暮雨潇潇、杜鹃声声,也曾动摇弃之争权夺利、名扬千古之念,只为一诗一酒、一萧一剑。但…为追随满身荣光,尊于杀伐决断、无情无果的他,或许更能让这江湖历史,铭记辉煌。哪怕结局潦倒…哪怕惘然回顾中,我遗失了你,也迷失了自己….那时,也该只怨你无此神通,逆不了天,更改不了命!

 

柿子:(自嘲)愿得一心人…白首不相离?(冷漠)是啊…那些与你心心相携的日子,无疑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不过时至今日,你曾最看不起的那羸弱的我,已不复存在….破茧成蝶、重获新生,如今我的模样,不就是你最想看到的样子吗?我慰你半世哀伤,你却不肯与我执手;若有一日,我可许你一世江山,你可愿陪我千世轮回?(苦笑)呵…习阴诡之术为你…斩闻名之人为你…提剑不再甘愿认输…更是为你!瞧…桃花醉已斟满,谁人还能与我醉卧翻杯…再续一回…

 

瑞希:(落寞)情不知所起…一往而深…终生等一诺,孰不知,只影已落寞….(带泪)我曾如此羡慕师姐可以爱的这般轰烈,浮华乱烟火,执着换失落,都可成一字谈说。(苦笑)而我…唯懂不必将誓言画成天河,不必将去留泼墨挥毫,若静守爱慕,不去侵扰,那也是极好的…….曾经行走的日子里,遗落的都是那些安分守己的忧伤,多少茫然,还在梦里辗转…素白深刻,一夜之间又将开满天涯。不得不感叹一句,你若懂我,与我一起…那该有…多好……

 

荒唐:(愤懑)寒剑默听奔雷,长枪独守空嚎;醉卧沙场君莫笑,一夜吹彻画角……(感慨)我不崇逢迎拍马,不强求礼数周全、刻意迎合,自觉性情相投、率真坦然便可肝胆相照,共闯天地!(自嘲)可笑的是,多少人在这江湖之中违背了自己的本心,借取换成了尊荣!权利!名望!什么与子同袍,同仇敌忾!简直可笑至极…可笑至极啊…….丫头,你曾对我说,“愿如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”…当初我不懂,你说我笨。此刻,我想告诉你,褪尽风华,我依然在彼岸守护你。

梦靈:(哽咽)愿如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……一曲相思,半点离愁,如何与君共白头…(崩溃)如若不是为了我…如若不是卷入这污浊之事中…你我又何故会天人永隔!阴阳相望!!!我们说好的…来年还要看桃花盛开,观漫天飞雪…你说过…这辈子我驯服了比烈马还倔的你,余生你的时光…便都是我的奖赏….可这浮生未歇,流年轻唤,你不在人间,我又何以言欢?对不起…对不起…是我害了你…是我既成了你的倾心相遇,又成了你的…画地为牢。

 

葡萄:(感慨)茕茕白兔,东奔西顾,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……原以为江湖尽是一片繁华盛景,歌舞升平……原以为清廉淡泊便可换得一世平安,喜乐康健。(苦笑)谁料,一曲琴韵瑟瑟,悲欢尘世离合…或许我见过这世间最深情的面孔,最柔软的笑意,最纯粹的善念…但在炎凉的世态之中,如灯火般,只给予了我微末的苟且之力。弑兄之痛,此仇,我已铭记……来日,再无柔善可欺,唯剩睚眦必报!

 

七月:(忧郁)百忧攒心起复卧,夜长耿耿不可过…风吹雪片似花落,月照冰文如镜破。(失落)姐姐,这善恶之间、人魔之念,为何在顷刻间便有了改变?为何我们可如此轻谈生死?为何所谓的解救天下苍生之大爱不被接受?为何那可被人人诛之的魔道成了万人口中的唱谣?又是为何……如今的我,居然也成了藏于心,不表于情的无奈之人。姐姐…如若这只是我们做的一场江湖梦,大梦初醒……枕边,是否会流下晶莹的泪迹……

 

二糖:(痛苦)云水禅心,花开如梦;岁月时光,留下刻骨……多想如当年一样,我落笔,你研墨,同赏彼岸灯火,一阙午夜清歌。(叹息)我的好妹妹……我多想这只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,多想他只是在这梦中任由己心,匡扶正义,醒时还能如往昔一般,去追究这根源对错,是非恩怨……只可惜…天空已开始浮现点点黑暗,慢慢将所有人吞噬。这季末风中…支离破碎的心境,早已不同往日……无别、无鉴、空留念……


换BGM【3.逍遥梦蝶-逍遥观】

(全程混响,音乐一起,直接入!!!)

瑞希:终是谁使弦断,花落肩头……

葡萄:生能尽欢,死亦无憾……

七月:长街长,烟花繁,挑灯回看……

二糖:月下花影,笑看世间情恨……

柿子:桃花寂寞,动情生长,伤情绽放……

大隋:何必思念,纵是风月千年,万里江山……

狗爷:势必与天同齐,弑天逆命!

荒唐:手挥大风平天下,脚踏日月定乾坤!

梦靈:人道海水深,不抵相思半……

轩月:心微动,情已远,往日不可追……

卿卿:怎知红丝错千重,路同归不同……

Niko:乱世浊人人自清,三尺凌厉八荒泣!倾覆堕世轮回,征遍诸天万界!

白羽:红尘初妆,山河无疆;斩碎梦魇无常,命格无双……

大渔:情不敢至深,恐大梦一场;卦不敢算尽,畏天道无常……

 

(关混响,停顿几秒,继续接~)

 

Niko:(开心笑)嘿嘿~师姐!江湖好玩吗?

 

版权声明:若无特殊注明,本文为《梦紫汐》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cksafe.cc/pia/23.html
正文到此结束

热门推荐

发表吐槽

你肿么看?

你还可以输入 250 / 250 个字

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害羞 调皮 鄙视 示爱 大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愤怒 思考 日了狗 胜利 不高兴 阴险 乖 酷 滑稽

评论信息框
可使用QQ号实时获取昵称+头像

私密评论

吃奶的力气提交吐槽中...


既然没有吐槽,那就赶紧抢沙发吧!